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论文 > 文艺论文 > 论意大利人文主义者的爱国思想

论意大利人文主义者的爱国思想

2015-02-15 21:28:31 人点击
导读:14——16世纪从意大利开始的欧洲文艺复兴运动,是欧洲文化和思想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是新兴资产阶级反对封建统治,反对教会神权的一场伟大斗争。它不仅唤起了人的觉醒,而且也唤起了民族的觉醒。民族意识和国家观念构成了近代意义上的爱国主义思想。在欧洲即将进入近代历史时,爱国主义思想和人文主义思潮是一对孪生子,并成为近代历史的思想先导。

关键词:意大利 爱国思想 人文主义

14世纪以前的意大利王国根本就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统一的王国。自9世纪以来,意大利就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中,没有统一的中央集权政治,各地区间也缺乏经济联系;并且,还长期遭受到外国入侵和统治。以德国为例,从951年德皇奥托一世首次入侵开始,到1250年霍考斯陶芬王朝垮台前夕,德国封建主共入侵意大利43次,平均不到七年一次,每次都是烧杀掳掠。这些外国侵略与统治更加剧了意大利的分裂,到文艺复兴运动前,意大利半岛上除威尼斯、热那亚、佛罗伦萨三个城市共和国外,还有罗马教会领地、维罗纳领地、皮埃蒙特公国等等。

在这种分裂割据统治下的意大利人民,只知自己是西西里人、佛罗伦萨人或托斯坎尼人,而不自知为意大利人。处于庄园经济束缚下的广大农奴和处于农村公社禁梏下的广大半自由农民,他们的存在就只有和上帝、基督的关系,向领主服役、纳贡的关系,也不知在庄之以外、公之以外,尚有一个广阔的共同的国家和民族。大大小小的封建领主,一般只关心自己狭隘统治地区的利益,只醉心于争权夺利;城市里的市民阶级,如地中海旁边的热那亚、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城市共和国里的市民,只关心本阶级的商业利益,因此,对于意大利国家的安全与民族的统一,他们是无动于衷的。至于广大地区的精神统治者天主教会,那些大主教、主教、修道院士,他们期望的是“天上王国”的降临,根本蔑视地上的王国,他们都是古代的“世界主义”者。

14世纪以前的意大利,就处在神所赐予的蒙昧统治和封建割据势力的统治之中。长夜漫漫的意大利大地上多么迫切地需要黎明前的一声鸡鸣啊。这一声鸡鸣,不仅要唤起人的觉醒,也要唤起国家民族的觉醒。

唤起双重觉醒的是意大利的人文主义者。意大利是长期处在罗马教皇国和天主教会的反动势力干扰和统治下的国家,各城市之间内战频繁,国内政局动荡不息,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人文主义者目睹现状,忧心如焚,他们“迫切要求恢复意大利过去的光荣”,强烈要求国家统一,反对分裂,反对外来干涉,主张维护民族独立。

列宁说过:“爱国主义就是千百年来巩固起来的对自己祖国的一种最深厚的感情”。意大利的人文主义者,正是怀着这种炽热的感情,在诗篇或作品中,抒发了他们拳拳的爱国主义之情。被恩格斯称为“中世纪的最后一位诗人,同时又是新时代的最初一位诗人”的但丁,不仅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先导,同时也是爱国主义思想的先驱。他不仅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先导,也是西欧第一个爱国主义思想的先驱。他把“诞生在爱国的公民之间”,看作是“安静”和“美好”的事情,看作是“忠心”的寄托和“温暖”的享乐,而把卖国求荣,背叛自己的人结结实实地冻在地狱的冻湖之中,以表示自己对这些背叛者的深恶痛绝。有着“人文主义之父”美名的“挂冠诗人”彼得拉克,感谢上苍使他成为意大利人,在其名著《抒情诗集》中,他赞美祖国“我的祖国,/你所热爱的我的故乡”,抒发了他的爱国情感。他满怀激愤,哀叹多灾多难的祖国“正在被莫名其妙的原因所引起的战争/和那不能抑制的纠纷,/如何残酷地/折磨和煎熬”!这血和泪凝成的诗句,饱含着诗人忧国忧民的深情,他是如何迫切地希望上天的主宰“把您那带给人间的慈爱/仍本着这种慈爱再降临您所眷爱的国家”。意大利人文主义运动进入高潮后,当时最重要的人文主义者首推萨琉塔蒂,他长期担任佛罗伦萨市政府的秘书长。他运用自己渊博的学识,用历史的角度论述了“佛罗伦萨是意大利,甚至上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城市”,以激励市民的爱国热情。瑞士十九世纪著名的文艺复兴史学家布克哈特在其名著《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一书中,高度赞扬人文主义者的爱国热情,说他们“爱乡土的观念大概比任何其他中世纪的人民更为强烈”。

正是以这种强烈的爱国主义为先导,人文主义者们在政治上反对封建主的割据分裂,要求统一祖国,主张实行强有力的君主专制。为此,文艺复兴时代的“巨人”们奋笔疾书,谴责封建割据的分裂局面,以赤子之心表达了统一意大利祖国的崇高理想。例如但丁,其不朽名著《神曲》的创作动因就是为了揭露黑暗、鞭斥罪恶、颂扬光明、唤醒人心,切实给意大利人民在政治上、道德上指出了一条统一和复兴的道路,从而使祖国得救人类得救。在其诗篇中,猛烈地抨击封建统治阶级的残暴与专横,很明显地用森林象征中世纪的黑暗;豹、狮、狼象征当时社会上的恶势力。他说“意大利所有城市中到处都是暴君”,他们彼此对立,同室操戈,自相残杀,无时无刻不处于战争状态,由于他们引起的党派斗争使意大利成为“暴风雨中没有舵手的孤舟”,使意大利“境内没有一块干净的和平土地”,以至弄到民不聊生、国家四分五裂的地步。他对这些封建暴君恨之入骨,把他们打入“地狱”之中去受刑。

反对分裂,统一意大利,建立强大王权的思想,在近代资产阶级政治学说和国家学说的鼻祖马基雅维利身上表现得最为突出。他曾负责佛罗伦萨共和国的防务和外交事宜,多次出使法国,亲眼看到这个统一于强大王权之下的国家的兴旺,并痛感自己所代表的佛罗伦萨在这里被蔑称作“乌有先生”的侮辱。他深深地认识到,一个国家不象法国、西班牙那样统一在一个政府之下,就不会有幸福和安宁。为此,他提出“国家至上论”主张建立君主专制中央集权国家,被西方学者誉为“政治学之父”。为了探索这一在当时具有伟大进步意义的救国道路,他孜孜不倦地勤奋写作。他写《佛罗伦萨史》是为了“从历史角度进行总结,从而探求振兴祖国的道路”。在此书中,他揭露了这个城市共和国最后几十年中难忘的戏剧性事件。指出由于城市里的统治者因豪华生活而覆灭有如“最后之审判”,严厉谴责暴君(寡头)政治给予国家民族的巨大灾难。他在书中集中地论证:意大利若要结束内部无休止的阴谋和纷争,以及统治者私人之间的敌对和争斗,只有建立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他写《李维历史注疏》、《兵法七卷》、《罗马史论》等书也是始终围绕着意大利统一这个最高目标来阐发的。为了这个目的,他奋斗了一生,直至“他晚年所抱的唯一理想是意大利的统一”。(11)布克哈特赞扬他“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爱国者……国家的兴隆是他的想望”。

从人文主义者的这些主张中,我们不难看出:反对分裂割据,主张祖国统一,要求建立强大的君主专制,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人”们关于爱国思想的主要内容。他们都希望建立统一的,有强大专制王权的国家。

而要建立真正强大的君主政权,这个国家还必须是摆脱外族控制,实行民族独立的。这是意大利人文主义者爱国主义思想的又一内容。正像渴望祖国统一一样,他们渴望着祖国的自由,民族的独立。

人文主义者中的许多人以笔为武器,无情地鞭挞侵略者的罪行,歌颂为独立而战的民族英雄。被称为“近代现实主义雕刻的奠基人”(12)的多纳太罗,在他的作品《圣乔治》中,塑造了一个随时准备用自己的生命去保卫祖国的少年爱国者的英雄形象。雕刻家、画家、建筑师和诗人米开兰基罗也是一个富于革命热情的爱国者。他期望着出现一个理想的英雄来拯救他的灾难深重的祖国。这种思想境界深刻地反映在他的艺术创作中。在他的作品中,无论是雕刻还是绘画中的人物形象,都有巨人般的体魄,坚强的意志;都充满了英雄的战斗精神和无穷无尽的宏伟力量;表达了意大利人民渴望祖国统一的美好志向。在石雕《大卫》的创作过程中,他突出了大卫的传统形象,把他表现为一个青年巨人,两眼注视着前方,意志和力量高度集中,准备为保卫祖国而战斗。佛罗伦萨从《大卫》身上看到了为掌权者树立的榜样,他们应该像古代传说中的英雄人物那样勇敢地保卫祖国。《摩西》雕像也是米开兰基罗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摩西是《圣经》故事中古代犹太人的领袖和立法者,这是一种理想化了的英雄人物。雕刻家把摩西塑造成半神(头上有两只象征“神”的角)半人的英雄形象,具有嫉恶如仇、无比英勇和顽强坚定的神态。它体现了雕刻家对祖国和人民的苦难的关怀和他对能挽救时代的英雄人物的渴望。在《最后的审判》这幅巨型杰作中,米开朗基罗“借用这个宗教题材,强烈地反映了当时失去自由和独立而陷于不安,绝望,恐怖和狂乱的意大利的精神状态。”(13)他从但丁的《神曲》中得到启示,把当时受异族侵略而维护祖国独立的英雄人物,称为善人,让他们升入天国,而把出卖民族利益的叛徒,视为恶人,把他们一个个打入地狱。这反映了艺术家鲜明的爱国主义立场,这也是《最后的审判》所表现的深刻的思想内容。

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长期以来一直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赞赏和重视。这幅举世闻名的杰作取材于《圣经》中犹大出卖耶稣的传说故事。与同类作品相比,达·芬奇打破了15世纪以来的清规戒律,不再把叛徒犹大和众门徒分开,而把他放在众人之中,甚至让他靠近耶稣就餐,从而深化了主题。连耶稣最亲近的人都叛变了,说明人心深不可测,同时还说明金钱是怎样腐蚀人的灵魂,犹大为了30枚银币,竟出卖了自己的老师,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这一点反映了当时意大利人民在反侵略斗争中,需要精诚团结,共同对敌,极端痛恨卖国行径。因此,这幅杰作直到今天还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

人文主义者不仅用自己的作品来激发人们的爱国情感和对侵略者的民族仇恨,更有人以鲜血和生命投入到保卫祖国独立,抗击侵略者的战斗行列中。但丁青年时期便是一个为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独立自由而斗争的爱国主义者。13世纪后半期,罗马教廷为了维护在整个意大利的最高权力,先后把意大利王国授予任何一个愿意前来征服这个半岛的人,于是,德国、法国、西班牙、奥地利某些家族的势力便进入意大利半岛,各自划分势力范围又互相争夺更大的权益,这更加深了意大利的分裂和混乱。1301年,教皇卜尼法斯八世指使法国军队进入佛罗伦萨城。当任共和国最高官吏的但丁,由于坚决反对教皇干涉市政,被异族统治者免除了执政官的职务,并把他终身流放。此后,但丁周游意大利维罗那、波仑亚、阿雷佐等各邦,企图说服封建割据诸侯,共同来驱逐外国侵略势力,统一振兴意大利祖国。流浪异乡的但丁,忧国优民,终生不忘祖国,一直为后人所传颂。

“随着封建秩序的恢复,城市文化的衰落,一些人文主义者先进的政治思想家和艺术家们也参加反对暴政的斗争。”(14)如米开朗基罗,他不仅用自己的画去鼓励人民反对侵略者,而且拿起武器忠实地履行了自己对祖国的职责,成为保卫共和国的忠诚卫士。1529年罗马教皇背信弃义和德皇查理五世勾结,联合围攻佛罗伦萨城。作为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城防司令官,他以满腔热血,和军民们并肩作战,抱着与共和国共存亡的决心,坚守城池达11个月之久。再如早期空想社会主义先驱者的代表人物之一康帕内拉,曾组织反对西班牙侵略者的起义,事泄被捕,受监禁达33年之久,从一个监狱到另一个监狱,坐过50个牢房,并受到种种非人的虐待和残酷的拷打,但为了民族的解放和国家的独立,他坚强不屈,一直斗争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人文主义者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为了祖国的独立和民族的尊严,他们一直在不屈不挠地奋斗着。

为了祖国的独立,民族的尊严,人文主义者与异族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而要获得彻底的民族独立,他们还必须使自己的祖国摆脱天主教会的束缚和罗马教皇的控制。以罗马教皇为首的天主教会,不仅对人民进行思想统治,还从政治上压迫、从经济上剥削各国人民。各国的君主也在教权高于俗权的说教下受到教皇的控制。因而要彻底实行民族独立,就必须反对天主教会。正是从反教会这一目的出发,人文主义者高高举起了“政教分离”、“政治和宗教平等”的思想大旗。这又构成了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人文主义者爱国主义思想的又一内容。但丁在《神曲》中就已表现出了他坚决反对教皇掌握世俗权力,极力否定神权统治和教会至上的观点。他把许多死去的教皇放进地狱,并给当时活着的教皇卜尼法斯八世在地狱的第六层火窟里预留了一个位置。他说正是由于教皇和僧侣们是一伙“比猪还不如的人们”,所以才出现了一个“野蛮无耻的时代”。

薄伽丘的言论和著作,对天主教会的邪恶和丑行的揭露更为无情而辛辣。如他在《十日谈》中便对它进行猛烈抨击。一个死活也不愿皈依基督教的犹太人,从罗马游历回来,主动改信了基督教。不了解内情的人以为他在罗马发现了这个宗教组织的圣洁、伟大,实际情况恰恰相反。他皈依这个宗教的理由却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看到不管那些穿着袈裟的坏蛋“怎样拼命地想把基督教推翻,它可还是屹然不动……这使我认为一定有神灵在给它做支柱和基石。”故事简短幽默,但确能使基督教的最高权力威信扫地。(15

在《帝制论》中,但丁把他的观点进一步升华为政教分离的思想,甚至认为皇帝的权力应高于教皇的权力,向神权进行了英勇的挑战。他把教会和国家比喻为两个太阳,认为一个太阳照耀精神世界,一个太阳则照耀人间尘世,从而否认了教权高于俗权,教皇高于皇帝的教会至上的信条。他甚至指责罗马教会“由于集两种权力于一身而跌入泥潭,玷污了自身和担负的职权”。(16

马基雅维利早在他的《佛罗伦萨史》中就指出,“教皇的统治是意大利分裂衰败的总根源。”他说“教廷使意大利充满动乱,它在意大利只是一个中等诸侯,既无力统一意大利,又不允许意大利出现一个强大的世俗君主”;“教会使我们国家四分五裂,现在仍让它四分五裂,”是“教会弄得世界民穷财尽”,民族国家要坚决摆脱天主教会的支配。他主张,“一个国家……只能服从一个共和国或君主政府的管辖。”他呼吁,必须给君主以无限的权力,采取战争手段推翻西班牙等外族对意大利的统治,消灭封建贵族和罗马教会的势力,建立世俗的统一的意大利政府。

被称为历史批评之父而当之无愧的瓦拉,在仔细研究了一些公认的文献的文体以后,向它们的权威性提出挑战。他证明著名的《君士坦丁堡的奉献》这份曾被认为是西方最高的灵性和最高的世俗权力君士坦丁堡皇帝给教皇的奉献是一篇伪造的文件,因而摧毁了教皇权力的一个主要基础。

而为真理而呐喊,为科学而献身的布鲁诺,到处热情宣传唯物主义和无神论思想,把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传遍整个欧洲,大大否定了教会的宇宙观——地心说,而且,他还提出了宇宙无限性和统一性的新理论。因此他被誉为反教会、反经院哲学的不屈战士和捍卫真理的殉道者。在他英勇就义之前,他满怀信心庄严地宣布道:“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来临,真理终将战胜邪恶!”这句震撼人心的宣言使罗马教廷无不心惊胆寒。过了289年之后,罗马宗教法庭不得不宣布为布鲁诺平反,这对罗马教廷来说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人文主义者同反动势力坚持了长期的斗争,在他们的不懈奋斗下,“教会的精神独裁被摧毁了”,(17)打破了欧洲思想在封建高压下万马齐喑的局面,文艺复兴代表着近代资产阶级世界曙光初露的黎明,它对推动反封建的革命斗争起积极的作用。

综观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的爱国思想,不难看出,他们以爱国主义为先导而提出的国家观,包括两个方面的内:一方面是对准封建制的,他们反对分裂,反对诸侯割据称,反对封建教会;另一方面它又是面向资本主义的,他们主张祖国统一,主张民族独立,主张在王权的保护下发展资本主义,壮大资产阶级的力量。

但是,从14世纪——16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生成起来的爱国主义之花,由于罗马教会和教皇世俗权力的严酷统治,由于15——16世纪意大利各城市共和国如威尼斯、热那亚等资本主义生长发展遭到夭折;由于当时未能形成一个革命的群众运动,因而没在意大利结出丰硕之果,但他那闪耀着清醒的意大利民族意识和要求意大利国家统一的爱国思想的光辉,鲜明而又高昂地反映出一个民族精神的觉醒。

到了19世纪,意大利人民开始真正地觉醒了!他们开始把自己看成是意大利人而不是塔斯坎尼人或彼蒙特人,一种民族自尊的轮廓开始形成,终于使成千上万的属于各阶层的意大利人,参加了以民族独立或民族自由为宗旨的秘密会社。在高举民族解放旗帜的“青年意大利”党的推动下,1833年的热萨阿起义和1834年的萨伏依起义,“最大限度地唤醒了意大利民族独立、民主自由意识”,(18)从而导致了1860年西西里农民起义,狠狠打击了西班牙波旁王朝对南意大利的统治,为意大利“民族之父”加里波第民族统一大业奠下了坚实的基础。正是加里波第及其所率的“千人红衫志愿军”与农民起义军一道转战南北意大利,三进罗马城,剥夺了教皇的世俗权力,最终完成了意大利的统一和独立。

意大利爱国主义的民主民族运动,经历了三百多年才获得胜利。意大利人民不能不缅怀他们的前辈但丁、彼特拉克、马基雅维利等人文主义者爱国主义思想的启蒙,正是他们不仅唤起了人民的觉醒,也唤起了意大利国家民族意识的觉醒。

主要参考文献

挺之、徐波:《世界史》。
②③《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49页。
彼特拉克:《书信集》第1卷,第574页。
⑤⑦郑如霖:《文艺复兴时期名家著作选译十九篇》。
郑如霖:《论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
丹尼士·赫《意大利文艺复兴及其历史背景》。
马基雅维利:《佛罗伦萨史》。
转引自张执中:《马基雅维里的政治思想》。
11)柏恩斯、拉尔夫:《世界文明史》,第二卷。
12)(13)吴泽义等:《文艺复兴时代的巨人》。
14)郑如霖《略论佛罗伦萨资本主义发展的曲折道路》。
15)(16)转引自《欧美文学简编》。
1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445页。
18)赵克毅、辛益《意大利统一史》。
 
作者:吴碧珠(1972年——),女,历史讲师,教育硕士。研究方向:历史教学教研。

 

文章来源:千客论文 编辑:qianke.cc
Tags:

相关资讯

推荐资讯

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在线代理 申博官网太阳城娱乐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网站
申博怎么登入不了 188申博官网 申博太阳城网上娱乐 申博游戏端下载
申博太阳城DS太阳城 168彩票上海11选5 彩88彩票官网 138申博体育投注
申博官网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微信充值 辉煌国际游戏 菲律宾申博官网怎么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上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网址 申博太阳城亚洲微信支付充值 申博网上投注登入
567XTD.COM 199TGP.COM S618H.COM S618H.COM DC359.COM
917psb.com 591ib.com 272SUN.COM 994sun.com 699XTD.COM
XSB597.COM 304ib.com 987PT.COM 8NNS.COM 66TGP.COM
215SUN.COM S618G.COM 315ib.com 716SUN.COM 281tt.com